黄绣晶:罗丝玛案的真正受害者

  

  踏入9月份首日,笔者见证了前首相夫人罗丝玛,成为国内首名被判XíngShì罪名成立的前首相夫人,并目睹她泪洒公Táng。她Zài被告栏内为Qí刑罚向法官求QíngShí,哭诉自己和家人遭遇的不公。

  高庭于上周四(1日),宣判罗丝玛被控的1项索贿和2项收贿罪名成立,裁定她在2016年通Guò其特别官员里扎曼梳,向Jepak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赛迪索贿,并在同年12月和2017年9月,Shōu取赛迪提供的500万和150万令吉贿款,作为她已协助该公司以直颁合约的方式,向教育部取得在砂拉越内陆369所学校,落实太阳能混合能源系统及柴油发电机维修和柴油供应工程的报酬。

  高庭在宣判后,笔者就立即发Sòng有关该裁决的新闻快讯,孰料按下“发送键”后的关键一刻,却发生网路断线的情况,Lìng笔者始料不及,最后被Pò赶紧步出庭Wài,把快讯传送回馆,过程可谓十分惊险。

  回到庭内后,Yóu如过Shān车惊险之旅的情况Jì续上演,罗丝玛在向法Guān求情时声泪俱下,声称自己是受Hài者,宣称她不认识上述Jepak公司,并不曾索取任何贿款。

  有人在关心他们吗?

  然而,回顾此案的证人证词,例如教育部前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兹尔卡力指出,Jepak公司建议落实的上述计划是涉及2个部分,分别是为砂州内陆369所学校使用的柴Yóu发电机提供维修Fù务和柴油供应以及安装Tài阳能光伏板,好为这些学校供电。

  此外,笔者依稀记得,Lái自Jepak公司的赛迪或是其生意伙Bàn莱恩,曾Gòng证指上述安装Tài阳Néng板的工程并没如期落实,而此案审讯也揭露里扎曼梳承认曾收取赛迪提供的近100万令吉款项。

  罗丝玛在自辩时,也指里Zhá已承认犯下他曾经被控的控状罪行,即向莱恩与赛迪索贿及收贿,但控方看似已选择蒙蔽双眼,令她成为“代罪羔羊”,但随着高庭裁决出炉,罗丝玛的自辩无力Huí天。

  不管里扎和罗丝玛谁是代罪羔羊,笔者认为,此案的最大受害者,始终是砂州内陆学校的莘莘学Zǐ。然而,有人在关心他们吗?

Category